Caroline

【莱贝】借贷(比帅生贺)

残雪落夜:

@辣比帅


比帅生快!等等我好像是最后一个QAQQQQ跟不上大家的节奏……


其实是上课的时候想到的梗w~莱贝初H达成w~不过总觉得送给比帅有点……卧槽太丢人现眼了【捂脸


总之希望比帅不要嫌弃w~


 


 


借贷


莱纳·布朗翻开了自己大学同学贝特霍尔德·胡佛的记账本。


虽然十五年的教育告诉他这是不对的行为,但是没有谁能再看到有本本子的封面上写了自己的名字而不想要看一看里面的内容吧?是可以原谅的吧?


记账本什么的是翻开之后才知道的,贝特学习的是会计专业,写的很多东西莱纳都看不懂,于是他准备简单翻翻就给贝特放回去。


“12月7日,借:固定资产围巾一条贷:应付账款围巾一条……1月23日,借:清晨一个轻轻的吻贷:吻……”


莱纳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他不知道会计里借贷的意思,凭他自己理解,借可能是借给别人的东西,而贷是欠别人的。


本子上记录的什物莱纳都很熟悉,只是就这么看着,心里就越发的泛凉。


他和贝特霍尔德做了三年同学,身为一个基佬的莱纳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喜欢上了这个有着高高个子,却有些胆小的黑发青年。但是贝特却对他如此见外,本子上记录的,正是这三年来莱纳所给予他的东西。


自己好像被讨厌了……莱纳心情低落的这样想着,烦躁的合上了记账本。


 


偷看别人东西的后果是很严重的——这天晚上,莱纳失眠了。


一直想着贝特讨厌自己这件事,结果就是虽然早早的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


贝特比平时回来得晚一些,因为宿舍里只有两个人,所以开门的声音格外清晰。


“已经睡了吗?”


贝特小心翼翼的声音从莱纳床边传来,他闭紧了眼睛,装作已经睡着的模样——他现在实在不想面对贝特,以免被他发现什么端倪。


“啾。”


莱纳的身体瞬间僵硬了,如果不是他的触觉出了问题……上帝啊!刚才贝特是不是亲吻了他?!!


“我真讨厌这样不坦率的自己……”贝特有些苦恼地说道,“如果不是阿尼,我到现在还不知道该怎么做……算了,还是慢慢来好了……”


“什么事要慢慢来?”


感觉到身边的人将要离去,莱纳诈尸般从床上翻起身来抓住了贝特的手腕。


“哇啊啊啊啊!!!”


果然,贝特受到了惊吓,他大声叫着,想要向后退去,却因为莱纳出奇大的手劲而没能成功,差点坐倒在地上。


“莱、莱纳……你没有睡着?”


贝特发出不安的声音,他似乎很害怕,又有些期待的看着莱纳。


“我难道应该睡着了吗?”


莱纳抬头看了一眼表,才九点而已,这样说来他睡不着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了。


“额……我是说……”


“不说那个,贝特霍尔德,你喜欢我对不对?”


莱纳完全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从刚才贝特亲吻他的脸颊之后他的大脑就变得像一滩糨糊。


这个时候,贝特的手机响了起来,莱纳熟练的从贝特的上衣口袋里拿出了他的手机,看了一眼——是阿尼的短信,上书三字“表白了?”


莱纳觉得理智什么的都去死好了。


 


“所以说,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事情莫名其妙的就变成这样了,莱纳居高临下的看着被压在自己床上的贝特,手指灵活的剥开他的衣服,到最后所有障碍都被扔掉,莱纳注视着贝特健美修长的深色裸体,喉结一动,问出完全不相干的话来。


“什……唔?!”


贝特的询问终止在了半截,因为莱纳正饶有兴趣的捏住他的乳头,渐渐的施加力度,他觉得很疼,但是受到了刺激的身体却做出了反应,那粉嫩的蓓蕾渐渐立了起来,充血变成了红色,仿佛浆果一般美丽诱人。


于是莱纳真的咬下去了,贝特发出轻声痛呼,但这似乎只能让莱纳更加兴奋的噬咬,双手也没有停下,开始在贝特的胸部、腰部来回抚摸着。


“等……到底……唔……”


贝特断断续续的呻吟着,莱纳似乎不满意他的抗拒,在他的腰侧轻轻一咬,他便发出短促尖锐的声音。


“这里很敏感啊,贝特霍尔德?”


莱纳笑着说道,头向下一移,便将贝特的运动裤咬了下来,里裤中包裹着的性器稍微鼓胀了起来,显现出硕大的体积,等到里裤也被莱纳扒掉的时候,那形状美丽的什物便跳了出来。


“该不会……你是第一次吧?”


莱纳打了一个呼哨,对贝特那令人叹为观止的性器轻轻一弹,它便猛烈地颤抖起来,越发的膨胀了起来。


“别这样……别这样莱纳……”


贝特试图扭过身将红得仿佛能滴出血来的脸藏到枕头中去,但莱纳自然不会让他得逞,他抬起身按住了贝特的肩膀,压着他不让他胡乱动弹,他注视着贝特因为羞耻而显得慌乱的脸,在他的眉眼间烙下一串深深的吻。


“喜欢……最喜欢莱纳了……从第一眼看到就……”


最初的问题到现在才得到解答,贝特有些哽咽的话语才说到一半便被莱纳的吻堵了回去,两条舌头纠缠在一起,甜蜜的津液在口腔中交换着并交融在一起。


 


“嘶——”


贝特发出倒抽冷气的声音——在方才接吻的时候,莱纳不做任何预告的将两根手指刺入贝特干涩的甬道之中,并不等贝特推开他,便在他体内肆意转动起来。


“嗯……唔……咿——?!”


贝特最初发出有些难受的呻吟,但最后在莱纳的手指触碰到体内某点的时候猛地提高了音调,浑身仿佛有电流掠过,不住的颤抖起来。


“是这里吗?”


莱纳拖长了音调,灵活的手指转而不断抚摸着那敏感的一点,贝特仿佛被针扎一般大叫着,身体都要从床上弹起来,不过莱纳将他死死的压在身下,手指越发快速的进出那已经变得濡湿的甬道,数量也变成了三根。


经过一阵玩弄之后,贝特浑身的力气都仿佛被抽走一般,蜷缩在床上,身体不住的痉挛,下体的那什物也早已一柱擎天,青色的纹路如装饰物般浮现在柱身上,透明色的黏液也不住的流淌出来。


是时候了,莱纳对自己说道,抽出手指脱掉自己的裤子,将早已胀痛的要死的性器抵在贝特的洞口。


“……不要停……唉……哎?进、进来……唔……”


手指的突然退出让贝特非常痛苦,他再度扭动着身子,发出令人无法抗拒的可怜声音,紧致的臀不断摩挲着莱纳的龟头,似乎试图把那庞然大物塞进自己体内似的。莱纳当然不能就这么忍耐着,他爆发出一声低吼,腰猛地一挺,终于完全的挺入贝特体内!


“啊——啊啊——”


两个人发出宛若疯狂的嘶嚎,温暖濡湿的甬道紧紧包裹着莱纳,又因为猛地受到刺激而不断收缩痉挛,那种感觉刺激的莱纳几乎就要立即射出来。


但是可不能这么逊啊,或许他其实还想了别的什么,但在这一片淫靡的气氛中其实想什么都不重要,他依照原始的欲望不断在贝特体内抽动着,他将贝特抱了起来——他本就很有力气,在这个时候,似乎力气又平添了一倍——手与腰同时快速活动着,将贝特深深的贯穿一次又一次。


贝特抓着莱纳的金色短发,被贯穿的快感将他的所有思想都完全湮没,只能发出毫无意义的“啊、啊”声,并在快感中被一点点的推向高潮。


莱纳如野兽般啃咬着贝特的嘴唇、肩膀、前胸,尖锐的触感此时也化作致命的快感将贝特完全淹没了。


贝特颤抖起来,比之前的任何一次都要剧烈的多,莱纳勉强找回一丝理智,知道贝特快到了,但又不愿意这样结束,于是抓住了贝特的性器。


“呜……不……让我射……”


贝特发出让任何人都无法拒绝的呻吟,该死的,简直太诱人了,莱纳不由更加快了抽动的速度,只觉得自己的身体要爆炸了似的。


“乖……一起……”


话音未落,他松开了束缚贝特的手,两个人在同时释放了出来——


 


“话说,那本账簿里到底记的是什么?”


“那个啊……暂时是秘密~”


“到底是什么?”


“总之日后你就知道了……那么现在开始还债吧……”


“说了什么?听不清。”


“没事啦~”


                                        


                                          The end


 


 


ps:


借:表示资产和成本、费用的增加,负债、所有者权益和收入、利润的减少。


贷:表示负债、所有者权益和收入、利润的增加,资产和成本、费用的减少。


总之把贝特写的借当成资产的增加,贷当成负债的减少就没问题了w~贝贝日后还要慢慢还债呢w~

评论

热度(16)

  1. Caroline残雪落夜 转载了此文字